淺沙

Owner: 淺沙 @台灣
[全职高手] 伞修 修伞
[剑三] 毛毛雨 王莫 万花谷
[火影] 卡带 带卡
[APH] 独普

簡繁體中文混用 請多包涵

[全职高手]半人马的水晶(2)

PVE原作向。

隐CP伞修伞,下一回完结,伞哥在回忆中上线!


  

  根据魏琛的情报,半人马的语言书随时都能解。但他不确定若组起队来,放走幼马的匹数能不能累计一起算,或者掉落的语言书能不能团队中每人一本。

  魏琛和叶修讨论后,认为系统组队可达一百人,这两者的机率并不高,但若为真便可省下许多力气。为求效率,就先由君莫笑跟苏沐橙开的风梳烟沐带队,组满兴欣公会的人手,分东西两地开始刷起了第十区的这张地图。

  这头君莫笑的千机伞各种变换型态,天击、龙牙、落花掌,然后是手里剑,再来又换回步枪,一面飞枪移动一面普攻引来远方的怪;那头风梳烟沐扛着手炮,格林机枪答答答答连续打在一只只半人马幼体上。

  两大队人兵分两路穿梭在小怪间,完全忽视半人马成马,拖着一大群幼马移动。

  才执行没多久,旁观的就瞧出了其中的技术含量。让这两人来领队,是因为需要对怪物血量极精准的掌控。压在5%以内的残血,说不定一个不小心就被80级角色拿银武随便哪个技能给杀死了。跟在风梳烟沐队伍中的伍晨只离得远远地挑落单的幼马试打。

  “哎……”小小的惊呼声从魏琛后面传来。

  “别小看我啊!”只见残血的幼马挨了一发法术攻击但并未死亡,转眼就化为无敌之身跑掉了。虽然大家有时会嘲讽魏琛的技术,但不得不承认:人家是有练过的。看他开术士小号,控制血量完全驾轻就熟,诅咒之箭丢得那叫一个流畅。

  打到晚饭前,两个实验的结果就出来了。

  不仅放走的匹数不能全队累加,掉落的语言书也仅限完成条件的人能拾取,一捡就绑定了。幸好他们还有时间去制造满足语言书条件的角色。对叶修跟苏沐橙这样的大神来说,不管拿到怎样的小号,只要有怪打都能快速完成放跑一百只幼马的条件。

  这一个白天伍晨也累积了经验,他说:“交给我吧,我会带干部尽量去解半人马的语言书。”

  对于兴欣其他选手,叶修说就当是追加训练,他规划了同一区的帐号得在不同时段轮流解这个隐藏成就。毕竟半人马幼体不是满坑满谷满地图,几百人都来抢,光那些被失手直接打死的就不知道占了多少。

  “莫凡,你之前拾荒专捡尾刀,我觉得你该多练练不熟悉的状况。毁人不倦、莫白、白莫,你这三个号都要在普通区得到半人马的语言书。”

  那一夜,魏琛的术士小号、伍晨的枪炮师小号、包子入侵、寒烟柔、甚至是牧师小手冰凉都完成了。莫凡的三个角色也默默熬夜完成叶修的要求。

  来凑热闹的逐烟霞就落后很多,刚开始总是一不小心就把身后聚好的残血幼马一个飞弹清光光,然后含着眼泪委屈地再继续。明明没人要求她,陈果还是不服气地一直寻找半人马幼体,打到深夜眼睛快睁不开才被苏沐橙跟唐柔劝回去睡觉,隔天总算成功拿到语言书。


***

 

  到了半人马鬼节开始的那天,每个区冬札市场的NPC一如往年发起任务“守护沼泽”,委托玩家去清除半人马的水灯以防卫森林火灾。

  读过语言书的人物只要不去接“守护沼泽”任,他们走出村庄,就能看到许多半人马小怪开始谈起祭灵的事。

  “市场那些家伙太可恶!”

  “我们家祭灵用的灯又灭了,我该怎么跟祖先交代!”某半人母马说。

  “人类好可怕喔……”某半人幼马。

  “小乖别怕!”半人马妈妈安慰。

  又一只半人马说,他的爱人在苹果树开花的时节死了,他想为他放盏祭灵灯……。

  “喂!雄性人类!你听得懂我说的话吗?能不能麻烦你到那棵大树下找我们的巫师,他想见你。”


  第十区的兴欣一众人闯到森林深处那株特别壮观的参天古木下,果真见到一个头上有任务提示、外观打扮与众不同的黄名NPC:半人马巫师。

  半人马巫师说:“君莫笑,你愿意帮我们驱逐那些可恶的人类吗?我可以借你一条在我们森林里才能使用的隐蔽斗篷。”

  系统提示:你接受了任务《半人马巫师的委托-祭灵》。

  系统提示:你使用了道具-隐蔽斗篷,被攻击的对象将无法看穿你的身份。

 

  “我说……我们这样会不会真的导致森林火灾啊?”

  “你想什么呢?这不过是游戏的一部分。要这么说我们搞拾荒的时候早就杀人越货,难道还怕放火啊?”


  兴欣公会就地组起了邪恶的“反守护沼泽”刷材料大队。

  游戏人物被杀死会掉经验甚至掉级掉属性,身为职业战队不好意思对一般玩家下手,于是他们弄了一批小号来专门被杀。这些小号首先传送至冬札市场,接下守护沼泽任务,然后走到沼泽旁找船夫,被传送到码头后立刻就会被“身份不明”的敌人攻击至死,回村,再来一次。

  屠杀大队完成每日一次《半人马巫师的委托-祭灵》后,到巫师那边回任就能得到一枚半人马的水晶。

  其实选手只需要协助制造拿到语言书的马甲号,接下来交给伍晨他们去执行就够了,但叶修、苏沐橙、魏琛、莫凡还是换着角色一起杀杀杀,颇有卯起劲比谁抢人头更快更多的味道。

  莫凡可能是之前连续解三个角色的语言书有点闷,人头抢得快狠准。连叶修也不禁感叹,捡尾刀这种事,还是莫凡做得最顺手。

  有些人即使拿到半人马语言书,在鬼节期间,还是选择冬札市场那边的路线。

  比如唐柔跟陈果避开第十区大屠杀的时段,两人接下守护沼泽任务后不断挑战纪录,玩水枪游戏玩得不亦乐乎。砍毫无反应的沙包然后拿奖励,这种工作毫无挑战性所以包子没兴趣,只玩玩正规的清扫水灯玩法就跑了。

  安文逸身为牧师,对杀玩家还是有些芥蒂,只有头一天过来解一次任务然后把半人马的水晶上缴了事。

  待方锐在外地上QQ收到这些消息后,对没能共襄盛举感到十分遗憾。乔一帆跟罗辑则表达了对解成就的兴趣。


***

 

  尚未到鬼节活动最后一天,某几区的兴欣公会仓库已快被半人马的水晶塞爆。要是刷得太过被查觉有人在疯狂刷材料可就不妙了,加上银装开发部门也对材料数量非常满意,于是在清点完材料开会讨论后,反守护沼泽大队不再出动,大家提早收工回到原本的工作安排。

  是日练习结束,夜已深,大部份人都散了,练习室最后只剩苏沐橙跟叶修两人。

  “小唐的纪录挺不错。”叶修看了眼第十区冬札市场的公告榜,寒烟柔目前是守护沼泽任务的第一名。

  “柔柔好胜心一向这么强。”苏沐橙笑着说。

  “不如你也试试看?”

  “那就要用沐雨澄风了。”和君莫笑相同,苏沐橙的风梳烟沐此刻头顶血红ID,也是个冬札市场的不速之客。

  “沐雨澄风啊……”叶修想起了这个帐号最初的操作者,心头不禁有点五味杂陈。

  昔日年轻的叶修与苏沐秋一起在沼泽上从早射击到晚,一趟趟出航,比着谁枪法最厉害,谁能射翻最多的祭灵灯。叶修的脑海里,还能鲜明描绘出苏沐秋当年神采飞扬地把记录写在小本子里的模样。与苏沐秋最终创出的攻略办法相比,当时达到的最高数据是多少,一点都不重要。

  “你哥哥他,真的很厉害。”

  “我很好奇哥哥那时是怎么赢过你的,能说说吗?”


tbc.

 
评论
热度(5)

© 淺沙 | Powered by LOFTER